栏目导航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娱乐新闻 > » 信息列表娱乐新闻

迎难而上 台书店业者找寻新出路-中新网

发布日期:2020-09-06 08:0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还有像许多书店兼具“社区托儿”功能,孩子放学后先在书店等父母,父母接孩子时也会顺道看书、购书,书店由此创造新的价值,找到新的商机。

  与此同时,许多城市街角或偏远地区的小书店,也都走出了各自的特色之路。比如藏身于新北市永和区菜市场旁的“小小书店”,它是当地社区艺文活动与资讯交流的推广平台,除了文学读书会、写作课程、手工创意课程外,这里还会不定期举办各式议题座谈、纪录片播映、书友会等分享活动,并孵化当地社区刊物的诞生。有全新竹最美书店之称的“或者书店”,是在地颇具规模的独立书店,过去时常举办讲座、活动,邀请民众体验、品尝当地风味。疫情期间,该书店“逆势操作”,举办医疗卫生、日常免疫力等实用讲座,邀请专业人士到场分享,并控制进场人数,也走出独树一格的经营模式。

  重庆南路是台北一条有百年历史的书街,但在经济不景气和网络阅读兴起的影响下,街上的荣景早已不再。不过,面对新冠肺炎疫情在内的诸多负面影响,台书店业者依然迎难而上,通过举办活动、发掘特色、多元经营等方式寻找新生机,为书香园地多留一盏明灯。

  除了卖书,为了更好地保持营运,台书店业者也采取多元经营的方式,拓展客源。

  21世纪初,天龙图书公司开始走差异化路线,成为台北屈指可数的专营大陆简体字书籍的书店。迄今为止,他已从大陆引进了超过1000万本简体字书籍。“如果我没有卖简体字书籍,估计书店已经倒闭了,更不可能还开着三家店。”沈荣裕说,近年来台湾图书市场总体销量下滑,但来自大陆的简体图书销量表现良好。台湾读者爱看的大陆书籍,首推历史、文化、艺术、中医药等类别,线装书也卖得不错。计算机等理工科专业书籍也很受台湾读者欢迎,因为台湾市场上同类书籍选择较少,而大陆往往率先出版相关简体字书籍。

  另辟蹊径

  老一辈台湾人回忆,那时重庆南路一带最有名的就是“两星”,一是文星书店,二是明星咖啡馆,都是很多人会去的地方。尤其在傍晚时分,学生、职员都习惯利用等车时间进店阅读。在图书大特价的年节期间,这短短的街上更是人头攒动、比肩继踵,好不热闹。

  “重庆南路不缺餐厅、不缺商旅。但一个城市若没有书店,就没有文化;没有文化,社会就不会进步。”沈荣裕是重庆南路天龙图书公司的负责人。对于传承阅读、弘扬文化,他有浓厚的责任感和使命感。为了让实体书店能够长久经营,他无惧困境,思考转型。

  对于台湾的“40后”到“60后”来说,重庆南路书街是他们青春时的回忆。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重庆南路有百余家书店,从成立最早的商务印书馆,到中华书局、正中书局、台湾书店、东方出版社、三民书局、文星书店等,加上200多个书报摊,可以说是人文荟萃。

  多元经营

  荣景不再

  然而,在经济和互联网因素的影响下,全台湾的实体书店都受到了冲击,重庆南路书店街同样日渐式微。到今年年初,重庆南路原本100多家的书店仅剩10家。今年上半年受疫情影响,书街销售额仅为过去同期的六七成。有些业者撑不住,只好关门歇业。如今漫步在这条街上,放眼望去都是各种各样的咖啡店、按摩店和旅行社,书店反而只剩了7家。前后对比,令人叹息。

  马路涂鸦、说书人讲故事、童书公益拍卖……近日,一场名为“封街悦读趴”的活动在台北重庆南路举行。丰富精彩的亲子活动,营造出浓浓的阅读氛围,也带动了儿童图书的销量。

  本报记者 柴逸扉 【编辑:田博群】

  例如诚品书店,在销售纸质书籍的同时也出售音像制品、文创产品、服装、玩具等,灯光及室内设计温馨舒适,搭配的咖啡馆富有格调。读者来到这里不只是来读书买书,更是希望感受人文氛围和艺术熏陶。

  “阅读要从小培养,从小扎根。”沈荣裕说,整体来看儿童书销售仍然不错,这说明家长对孩子的教育比较重视。他计划趁疫情期间租金较低的时机租下新店铺,在9月时于重庆南路再开一家新店。这家店一半的空间将用来做儿童书城,并不定时举办小小店长体验活动。

  在“独善其身”之余,沈荣裕还联合周边的书店业者成立“台北市重南书街促进会”,一起为振兴书街而努力。去年4月,协会举办“重南书街嬉游记”活动,活动以梦想童话为主题,结合热闹的市集、Cosplay等形式,致力于提振实体书店的销售量。据估算,活动期间一天就可以达到以往一个月的业绩。最近的“封街悦读趴”活动,也让儿童图书销售提升不少。

Power by DedeCms